爱游戏:《战争机器》剧情小说

admin 0

战争机器

这不是最好的时代,这是最坏的时代。
我们的前方没有天堂,我们拒绝堕入地狱。

【序章】

被称为Sera的星球上,人类经历的千年战火之后终于迎来了和平年代。尽管在这样的岁月里,犯罪和冲突依然不断,各种社会问题仍如皮肤癌一样如影随形,毕竟人类开始明白了自身的问题,决心团结起来,将文明延续下去。
然而文明的进步紧随着一个让人类无法忽视的问题,那就是能源问题。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人类文明所需的煤炭、石油和核能终于渐渐达到不能让人类满足的程度。期待人类黄金时代来临的人们,在希望中寻找着可以替代的新能源。
在一次意外的钻井工程中,勘探石油的钻井平台发现了一种磷光矿物,这种被称为伊姆矿的低黏度流体,被世界各国的科研部门当作一种新生的物质而开始不断研究
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一项让人惊叹的技术出现了,通过一种被称为光聚作用的提炼方式,伊姆矿能够直接转化成可以利用在任何用途上的能量。
划时代的发现让传统能源立刻退出了历史五舞台,世界上的能源危机因此而被完美解决。
只是伊姆能源的分布极不均匀,只有少数国家有幸拥有这种廉价丰富的能源资源,世界的平衡因此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因为伊姆矿在黑市被猖獗交易,世界经济受到了严重的打击,甚至一度陷入瘫痪之中。人类自认的文明嘴脸因利益的不均再次被撕破,政治纠纷不断,伊姆矿产量贫瘠的国家开始对那些矿藏丰富的国家进行攻击,犹如许多年前石油储量丰富的国家被攻击一样。
混战开始之后,便如钟摆一般摇摆不停,这一次人类所面临的战争时间跨度堪称历史之最。整整七十九年的时间里,人类为了伊姆能源争夺地表,也争夺地下的那些丰富矿藏。
终于有一天,人类停止了自己的战争,却并不是因为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而是因为更强大的力量开始对人类进行攻击。
那一天是Sera的恶梦,历史学家称之为“浮现日”。浮现日的当天,神秘的兽族忽然从地下大量涌出,对毫无防备的人类进行了没有任何征兆的攻击。在这一天,四分之一的人类因为兽族的攻击而丧生。
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连在Sera上生存的权力都会丧失的人类开始重新整顿军队,开始反击。可惜的是,经过近八十年的内战,人类的反击能力已经大不如前。兽族很快占领了众多的军事要塞和城市,成为几乎所有人类的恶梦。
坚壁清野退守到高原地区的人类进行了反复的研究,终于决定使用卫星制导武器对“浮现日”的敌人进行反击。这一决定悲壮而惨烈,因为来不及撤离的人类和人类的故土将遭受惨烈的毁灭。
最终,人类通过卫星的帮助赢得了一丝胜利,却换来了Sera地表百分之九十变做焦土的惨痛代价。
当卫星制导武器的攻击慢慢平息下来之后,人类惊奇地发现。兽族利用它们的洞穴藏身,其实并未受到致命的打击。
兽族和人类的战斗,从这一刻开始,才算刚刚开始。
人类坚守在高原地区,兽族积极进攻。毒气和非常规武器的大量使用,让双方的死亡数量不断增加。兽族更是毫无和平的想法,每一次人类试图进行和谈,都被以血腥的方式中断。
Sera焦土一般的地表,等待着这场更惨烈,更漫长的战争的结局。
而结局的书写者,正在用各自不同的方式积极准备着,争夺着……

[$HR getPages$]

【劫后】

一切似乎都有些不同了。
透过牢房头顶该死的铁栏杆,几头丑陋的兽族苦役正龇着牙疯狂咆哮,从它们的躁动中,马可斯嗅到了一丝不安的味道。外面的枪械声和怒吼透过监狱墙壁的层层阻隔,在马可斯的耳畔时隐时现。此时人类和兽族的战争已经进行到了几乎最后的阶段,只要闭上眼睛,马可斯立刻能通过想象看到满目疮痍的城市景象。
已经是劫后十四年了。有些时候时光比战争还残酷。马可斯站在监狱的牢房里,静静等待时光腐蚀自己强壮的肉体,以及对战争的记忆。马可斯是一名人类战士,昔日钟摆战争中的英雄,然而现在他只能在牢笼里等待自己的生命慢慢腐烂。
曾经两次在钟摆战争里创下奇迹站功的男人,现在只是一个因违抗军令而被监禁的囚犯。
当年兽族突破人类防线时,马可斯曾为了拯救自己被围困在东栏军校的父亲而违抗上级命令,擅自离开防线返回东栏军校。不幸的是,当他回见到父亲时,死亡已经席卷了故乡。
更不幸的是,马可斯由于擅离职守而被判处了长达40年的监禁。如果不是因为马可斯在钟摆战役中曾经的出色表现,恐怕早就被处以极刑。
牢房的地面冷冰冰的,空气里却流动着燥热的因子。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混合在同一空间,让人觉得浑身都不太自在,仿佛窒息一样的难受。
意外的是这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没有维持多久,仿佛从不可能改变的牢狱生活就在此时有了改变。
随着远处脚步声的靠近,马可斯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。
“杰克,快打开这扇门!”
这个声音属于马可斯的一个老朋友,同样是优秀战士的多姆,而多姆口中的杰克,应该是军人们最好的帮手——一台卫星定位机器人,帮助他们联络指挥中心,并时不时帮忙开个上锁的门。
——多姆,杰克?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焊条的火花在马可斯眼前疯狂跳动,火花燃尽的同时,大门被多姆一脚踹开。长时间的黑暗生活之后,一片强光射在脸上的感觉让马可斯觉得很有些不适应,他习惯性地眯起眼睛。
“多姆,你来这里干吗?”
“先别管这个了,把这些玩意换上。”
多姆没正面回答马可斯的问题,反倒是扔了个巨大的包裹给马可斯,这样布料的军用口袋里有什么,马可斯比别人更清楚。马可斯的优点就是没有太多的废话,他接到口袋的同时已经开始替自己更换衣服和武器。
“你这样会惹上麻烦的。”马可斯换衣服的同时,不忘提醒多姆。自从审判之后,他对这些事变得有些敏感了。
“不会了,现在一切已经不一样了。”多姆欲言又止地说了一句,随即转移了话题,“我们最好快点走。”
马可斯把手中的枪抬了抬,一股熟悉的感觉回到他的身体里。现在这种感觉到底是好还是坏,马可斯自己恐怕都没有结论。
“其他囚犯呢?我们不能不管那些人。”
多姆摇摇头,语气略有低沉:“早就不在了,霍夫曼已经放掉了所有人……当然,死人除外。”
“果然是这样。”
马可斯一下就理解了多姆所说的意思,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迅速穿好了自己的一切装备。走出牢房的马可斯,对着有光的地方望了一眼。简单,沉着,行动力强,耐力强劲,从他的表情里能看出对战争的习以为常。多姆看着这个自己熟悉的男子。他比谁都清楚,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活在战争中。多姆耐心等马可斯把身上的装备都整理好,说了句军队里常能听到的话。
“欢迎回来,大兵!”
“狗屁……”
尽管刚才对自己说话的是老朋友多姆,马可斯的愤怒之情依然溢于言表。多姆察言观色,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他心里明白,马可斯肯定在这监狱里没少遭罪。
没有再多说什么,两人从牢房区出来,前面的铁门大开,两人面对了重逢之后的第一次抉择。
“两条路。”多姆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简明扼要,“从我们过来的警卫室走会比较安全,穿过囚房直接出去的话可能会遇到兽族军队。你选哪一条?”
马可斯想都没想举起手中机枪:“那他妈还用问吗?!”
多姆一愣,随即笑了。就算是对着该死的地方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和诅咒,马可斯依然是马可斯,那个天生的战争机器。
两人离开牢房刚步入大厅,一阵激烈的振荡随即把马可斯和多姆一起掀翻在地,空中给予多姆火力支援的直升机竟然错误定位了攻击方向,差点把马可斯他们一起炸上天。
“见鬼,我们的直升机对技术总是这么依赖吗?”
几乎没有说出声的一句牢骚,却几乎成了对这架直升机命运的最准确预言。
让直升机重新定位两人的位置之后,多姆随着马可斯的脚步紧紧跟在后面,看着马可斯打开囚室区出口的机械门。
大门被打开的一瞬间,多姆被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纵然是从无数次杀戮中幸存下来的他,也觉得自己被一阵不舒服冲击着胸口:眼前高悬空中的一具尸体浑身焦黑地分成两截,皮早就被扒光,几乎完全露出骨头的头颅上,一双空荡荡的眼窝无神地盯着出口大门的方向。从这两具尸体散发出来的恶臭来看,它们悬挂在这应该有段时间了。
看见眼前的景象,多姆脱口而出:“见鬼!这是什么东西?”只是这话才说出口,多姆已经后悔了,他说出这种话来,分明是在帮马可斯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牢笼岁月。
“算了……你不会想知道的。”马可斯用低沉的声音嘟囔了一句,随后举起手中的枪,“那些‘东西’来了,动手吧。”
监狱的大厅因为常年风化的缘故,在眼光下暴露出一种沧桑的土黄色。马可斯和多姆蹲在因为轰炸倒塌的石柱后面,两人枪口和目光一致对准了大门。
兽族并不比人类笨到哪去,无数火花自大厅的正门的钢板上倾泄而下,这种简单暴力却也十分好用的开锁方式所需的时间极短。马可斯和多姆的枪刚握紧,大门被什么东西一脚踹开,肥硕强壮的身影已出现在门口。
这就是兽族,人类现阶段最大的敌人,战争的起因,世界恐慌的来源。
由于常年生活在地下,兽族的视力并不太好,听力和嗅觉反倒敏感得可怕。这种强大种族有着比人类更强壮的身体,身穿厚重装甲,不喜欢用语言沟通。看到人类之后,它们唯一做的只是嘶叫一声后举枪便射。
十几年前开始,人类开始和这种忽然从地底冒出的种族抗争,直至今日,战争仍在继续。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兽族和人类沟通过,人类并不知道这场战争的真正意义是什么,也不知道战争的目的是什么。只有无尽的战斗,在黑夜和白天,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。
所有人类都清楚,战争的结局不是人类灭亡,就是兽族灭亡,没有第三条路可走。
看到出现的兽族,昔日血液中流淌的战争因子在马可斯的身体里慢慢苏醒,将自己的身体藏在掩体之后,无数子弹在头顶震裂出纷飞的碎石。面对这样强大的火力,马可斯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就是一阵盲射。
能不能打到人并不是重点,只要能阻止兽族的火力哪怕一秒钟也是好的。
果然,随着马可斯的

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